企業文化

首頁 >> 企業文化 >> 企業文化

鄖陽分公司 家鄉的變化

發布時間:2019-6-14
作者:
來源:
閱讀量:264

本網訊(通訊員梁勇)家鄉是人們不能忘卻的地方,鄉愁、鄉思、鄉戀……在每一個離家的游子心中。我的家鄉,溪邊的垂柳下,村口的古樹上,田野里的小徑中,都留下了我成長的足跡。家鄉的道路、房子、山山水水,以及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時,永遠刻在我的印記里。那兒的朝霞與夕陽,那兒的一草一木,那兒的風聲雨聲都有別于其他任何地方。

此刻,我又一次從喧囂的都市回到家鄉,回望這片神奇的地方,

青山綠水間已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小時候,家鄉的路是窄窄的,泥濘不堪、塵土飛揚的路面,還夾雜著土疙瘩和石塊,只要是下雨天、下雪天,人的雙腿雙腳沾得都是泥巴。記得去外婆家要翻一座山,山上其實并沒有路,只是放牧人和牛、羊蹬出的小徑,陡且險,每次去外婆家走在那條小路上都有些害怕,因為聽說山野里有怪獸,還有怪異的鳥叫聲。所以夢想著有條大道或是能開個山洞從山下穿過,去外婆家就不用害怕了,會方便許多。特別是外婆家門前的桔子樹,秋天結果雖然是酸酸的,總是讓人向往,是那里唯一的水果了,也便成了奢侈品,夢中的路總是和那酸果聯系著。離開家鄉還是踏著泥濘的路,深一腳淺一腳的,上客車前還在用路邊的亂草擦刮腳上的泥,對家鄉的路便有了鄉愁。好多年也沒有多大變化,這幾年開車回家,沒想到車子一直開到二叔家門口,家鄉的路變寬了,取直了,都是水泥路面了。二叔說,前幾年是村村通公路,現在都是戶戶通了,出門再也不用擦泥巴了。外婆去世多年了,我要去看看舅舅,二叔說不用再翻山,去那邊的山洞也開通了,現在可以開車去了,我開車穿過山洞不到十分鐘走過了小時候要走兩小時的路。這個山洞打通了縣縣的通村公路,舅舅村里的人可以從我們村把櫻桃、草莓很快送到市場上賣了。舅說現在村里果樹一年四季都有,你再也不用饞嘴那酸桔子疙瘩了,我笑笑不好意思,舅還記著我小時候的饞樣。村里的路邊有太陽能的路燈把整個村子的晚上都照得通明。晚上走在明亮的水泥路上,想起了小時候走夜路,夜里去大隊部珍所給媽媽買藥的情形。晚上沒有月亮,漆黑一片,只看到一條白色的帶子在前面漂移,好害怕的。那時候的路其實就是羊腸小道。現如今,路解決了村里人的出行,蔬菜、水果、草藥……賣什么都方便了,村里的人一個個都富起來了,村里人也洋氣了,你看看那跳廣場舞的媳婦們,個個都是花枝招展的。

關于房子的記憶是沉重的。父親長年在外地,家里只有母親和我們姊妹四個。解放初,生產隊給分了兩間草房,四面是泥土壘的,母親省吃儉用,才換成了小瓦屋頂,可那椽子都是用細小樹干拼起來的,有些瓦片蓋上去都把小樹干壓彎了,下雨常常漏水,是外面大下,屋里小下,多年得不到治理。家里后來逐漸增加了人口,也沒有辦法。有一年下暴雨,我和姐姐在家,屋里漏的和外面一樣,成河了,電閃雷鳴、地動山搖,一個響雷過來,感覺房子要塌了,嚇得我們姐弟倆不知道是向屋外跑還是向屋內躲。姐姐忙說,快把廚房里菜刀、砧板、勺子、鏟子都扔到外面,老天爺看到家里東西都被沖到外面了就不下了。于是我倆就慌忙扔,東西扔了雨還沒有停的意思,我想還沒扔完,雨就不停,于是又把碗也扔到滿地大水橫流的院子里,摔成了碎片。再后來雨終于停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扔東西的緣故,還是老天爺下夠了。姐姐說下大雨扔東西是聽奶奶說的,可以讓老天爺知道家里東西都沖走了,不能再下了。媽媽回來還罵我們倆,因為沒有吃飯的碗了。后來二叔說村里倒塌了好幾家房子,我們家還算是好的。因為全村沒有一家磚房,都是土墻木結構小片瓦房,經不起風雨,何時能住上磚房就成了我們家的夢想。看到城市里一個個高樓,想著住在里面的人,在下大雨的時候倚在窗前看風景是多么愜意的事兒呀!

   村子里,二叔家是第一個蓋磚房子的,后來一戶戶都跟著蓋起了樓房,一家比一家洋氣,像小別墅。后來,扶貧工作組進村了,沒有蓋房子的都要統一安置,把土房子全部拆了,分散安置、集中安置,蓋起了新村。如今你走到哪里都是小洋房,二叔說村里前些年買了城市戶口進城的人現在又想回村蓋房子,可是不行了,沒有農村戶口呀!想轉農村戶口都轉不回來了。倒是現在轉個城市戶口方便多了,聽說村口大順子在城里買了房子戶口也轉去了,說是為兒子讀書,進城上個好學校。二叔感慨呀——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,沒有三十年都翻了個蓋呀,回鄉難了。家鄉如今的房子看起來舒服,住進去亮堂,冬暖夏涼的,久遠的破屋已恍若隔世。

小時候村子里沒有車,本沒有車路,也沒有人買得起車,所以車在村子人的心里是城里的東西。城東有個養豬場,隊長的女婿托熟人在那里養豬,沒有關系去不了的。豬糞要送到生產隊,隊里為了運輸豬糞就買了一臺手扶拖拉機。隊長又組織全村的人修路,整個一個冬天修了能通過拖拉機的土路,仍然是下雨一路泥,晴天一身灰。每天上學、放學,只要是遇到拖拉機,我們這群男娃子都抓住拖拉機的車箱跑呀,等把速度跑得和拖拉機速度一樣的時候,就一躍而起坐到那個車沿上,沒抓住的跟著能跑好遠好遠。開拖拉機的叔叔那時都是又吼又叫,因為怕出危險,看到有人坐上去了他就停下來趕你下車,有時也故意放慢速度,好讓你能坐上一段過過癮,這要看他的心情了。還有一個稱得上車的就是大隊會計常常騎的自行車了,全村沒有人能買得起自行車,每每看到他擦得錚亮的自行車,在村里帶著村花跑來跑去的,狠是拉風,羨慕了多少小伙子,那時的自行車就如同現在的小汽車,能讓多少丈母娘動心,車也便成了夢寐以求的事了。如今二叔家買了車,開回來還能停在車庫里,安全!二叔說全村現在80%的家庭都有車了,開農家樂的、跑運輸的、開石料廠的、種櫻桃的都是幾輛車子,村里產的水果、蔬菜、藥材都能及時送到市場了,賣出好價錢。如今車已經不是稀罕物了,只是代步工具而已,鄉里到處都是,就像是買白菜,村里停車倒成了問題了。

山和水

家鄉的山和水,其實與其他地方沒有什么差別,只是這些年變化了不少。小時候記得家鄉的山都是開了荒的,種上紅薯、玉米等作物,學大寨時還修了很多育林帶,就是把山上的樹都砍了,把山挖成一個個小石垱,從山頂向下看像一條一條的帶子,所以叫育林帶。育林帶栽上蘋果樹、溫州密桔等果樹,可能是水土問題,樹也長不大,長到一人多高偶有幾棵結了幾個小果子,吃起來酸的直搖頭,病蟲害也多,后來樹也砍了又種莊稼了。再就是村里人都上山砍柴燒,不幾年,大多的山上都禿頂了,沒有了樹和草,遇上下雨,那個山上的水就變成紅水了,像泥石流。夏天太陽下看著那山像是火焰山,冒著火一樣的苗子,沒有人敢上山去。山上沒了樹,河里也沒了水,村集體修了一個水塘,一到夏天都干的開裂了,河里也干的只剩下石頭了。后來實行退耕還林還草后,山上的樹木茂密得人都進不去,郁郁蔥蔥,放眼望去,滿山都是翠綠色的,再點綴上莊稼地里金黃色的油菜花,遠望像一幅美麗的山水畫。尤其是下雨后,山上被云霧籠罩得七彩虹顯現,猶如人間仙境,令人陶醉。山上有了野豬和各種野生動物,各種不知名的鳥兒也多了去了。路邊的小河里流淌著清清的河水,還有小魚兒在游,嘩嘩響的河水,引來村里的花花綠綠的婆姨們提著竹籃,拋棄家里的自來水,到河邊洗衣服,嬉笑聲、洗衣聲和著流水聲響徹山谷。河邊撒著歡的牛羊,不時傳來牧羊人的山歌,好一幅自然和諧、山青水秀的美麗畫卷。這里四季都有水果,如果你在路邊果樹上摘個桃子在河邊洗洗就可以吃起來,夏天走在村里不覺得熱,相反還有涼爽的感覺。夜晚家鄉的人都不用空調,氣候真是好得讓你久住不愿意離開。

關于家鄉這些年的變化,二叔家的孫子旺旺寫的作文是這樣的:爺爺家門前的泥濘路面變成了寬闊平坦的水泥路面,一年四季門前的櫻桃、葡萄、桃子和棗子伸手就可以摘到;路上不時穿過的是小汽車、摩托車、電動車和各種實用的農機車;規劃整齊、紅瓦白墻的小洋房是又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人們的文明程度也有了提高,院落打掃的干干凈凈,房前屋后不見了雜草土堆,垃圾都清理到村尾的那個大垃圾池里了,就連農具都不見在院落中隨便放置。陽光灑進屋子里更顯得窗明幾凈,看,幾位叔叔正在計算機上看致富信息呢!吃的是自來水,用的家電真是一應俱全,做飯還用節能的沼氣,既干凈環保,又節能方便。以前大家洗澡,只能在夏天到渠里去洗洗,現在可好了,有了太陽能,想什么時候洗就什么時候洗。以前,老聽爺爺說澆水難,打壩難,你看,現在的田地邊,哪兒沒有U型渠!灌溉不用忙了,河水清的都可以看見小魚了。以前爺爺總愛和一伙老年人圍在大門前下象棋,現在好了,村里建起了文化中心、文化廣場,既可以下象棋、打撲克,還有健身器材可以鍛煉身體、晚上還跳廣場舞呢……

是呀,你聽,她們跳著廣場舞,唱著:

彎彎直直水泥路,

高高低低新樓房。

紅紅綠綠花果園,

方方圓圓小廣場。

來來往往汽車跑,

早早晚晚路燈亮。

男男女女忙耕作,

說說笑笑感謝黨……

村里人都過上城里人的生活了。

 這就是我的家鄉,沒了原來的景象,只有旺旺筆下和村民們唱的新家鄉、新面貌、新農村。家鄉變了,變美了,變得讓人愛了,讓人戀了。現如今到家鄉去的人多了,城里人休閑都到新農村去度周末了,兒時的家鄉印象也就只能留存在記憶里了。

欢乐麻将